陈祖涛广泛破产引发合资企业问题(上)

2019-02-27 09:43

历史是现在与过去的永无止境的回答和交流,回归历史,有助于我们了解过去,认识现在,展望未来,中国汽车四十年回顾和恢复改革以来的40件大事,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真实历史。通过40家国内资深媒体对中国汽车工业的开放,本书分为四个部分,这是推动中国改变格局的破冰第一支柱,全文由网通第一次连载。也可以通过威信的公众号读取。

快乐的汽车公司是相似的,但不幸的汽车公司也有自己的不幸。在广州这个持续了数千年的商业城市,人们有一个悲伤的记忆。1997年,负债累累的广州标致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大出价)被标致法国以象征性的1 F价格出售。兰蔻,成为中国第一家破产的中外合资汽车公司,狮子消失在广州黄浦大道以东。

曾经,标致的狮子商标的品牌知名度甚至在梅赛德斯-奔驰和宝马的眼中。当风刮起来的时候,标致几乎不得不爬升关系,走后门,并经特别批准购买它。然而,这12年的风风雨雨,涨落的标准宽泛,成了积压的大量车辆,资金周转。在困境中,债台高筑,最终不堪重负,破产,给国内外汽车行业造成了暂时的冲击。

为什么它最终成为广州汽车工业的一大败笔看看历史电影,追溯到黑暗历史的源头和轨迹。

狮子来了。

广州作为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,毗邻香港和澳门。它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,是改革开放的前沿。

1985年3月15日,广州汽车厂与法国标致、中信汽车公司、国际金融公司、法国巴黎银行在广州花园酒店举行了隆重的签约仪式,形成了广泛的投标。五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6%、22%、20%、8%和4%,此时,北京吉普、上汽大众等合资企业刚刚成立,与他们的广泛竞购掀起了中国汽车合资企业的第一波高潮。

广州汽车工业起步还不算晚,据广州汽车工业办公室前副主任胡向生介绍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广州汽车厂生产了红卫牌汽车,阳城汽车厂生产了轻型汽车,交通运输系统生产了越野车,所有这些都是e探索广州汽车工业发展之路,无奈之下,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和投资的缺乏,气候从未达到。

1969年,广州汽车厂投入生产宏威卡车。一开始,在汽车和其他产品供求不足的情况下,他们也销售了好几年。但由于广州的技术水平差距较大,无法与一汽解放品牌、一汽东风品牌竞争,不得不在1979年停产,为了生存,广州汽车厂从1980年开始生产公交车,几乎解决不了全厂职工的吃饭问题。然而,由于当时国内客车厂数量众多,客车无法形成广州汽车厂的强势地位,在这种情况下,由张伯华领导的厂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——引进技术生产汽车,对于一个没有资金、没有技术的汽车厂来说,这简直是一个幻想。Gy当时没有天赋。

然而,张伯华等人坚信,汽车行业不符合国际标准,很难实现大发展。他们积极寻找合作伙伴,联系了日本、美国、德国、意大利等国家的汽车制造商,但这些国际汽车公司不愿在广州与他们合作,最后,标致法国愿意通过相关人员的带领进入广州。

在几年的谈判过程中,包括政府有关部门的不懈努力在内,已经积累了许多努力和汗水。

陈祖涛,中国汽车工业的创始人之一,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总工程师,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主席。他在《我的职业生涯》一书中说,1985年初,时任广州市市长的叶宣平来北京找我,让我同意为广州批准一个汽车(皮卡)项目。叶宣平和我已经有很多年的熟人和朋友了,但批准汽车项目并不容易。而且,我个人也没有任何经验。是的。所以我告诉他我没有权利批准汽车项目。这个汽车项目需要规划委员会的批准。

叶宣平说:这个项目我只有1万辆车,这不是一个大项目,我需要开个会来研究一下,广东已经在国防战线上很久了。几十年来,国家没有投资任何项目。现在改革开放,全国都在发展,广东的经济基础薄弱,所以很难,现在我们找到自己的方式去寻找项目,不想让你拿一分钱,你还是这样把我们卡住,这是很难理解的。

陈祖涛的记忆反映了合资项目来之不易,经过多次的博弈、斗争、让步等,最终形成了合资项目。

20世纪80年代,我国汽车产业在政策和机制上还不成熟,由五个股东组成的庞大而复杂的股东结构具有不同的起点、管理方法和文化背景,这些都为后来的大规模招标失败带来了隐患。

主编意见

中标的教训是什么

广招是广州的痛点。说得再大一点也是一种耻辱。今天作为苦乐参半的回忆来炫耀可能并不光荣。因为这是对违法和原意的惩罚。幸运的是,上帝的访问给了我们改正错误的机会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来不会犯错误。

大规模招标的运气在于起步早,没有竞争对手,没有争取利益的努力,把皮卡塞进车里的聪明,抓住了饥饿和饥饿的机会,漂亮地掩盖了所有的丑陋。但那就是不幸的所在。一旦政策和市场的波动显示出它原来的形状,它就尝到了困难。缺乏备件基础,也暴露了汽车项目准备不足的缺点。至少,这与上海汽车项目的初衷相差甚远,而且它的启动决定了未来的命运。

行业经常对这两个项目进行比较,以说明汽车行业的发展必须遵循法律,合资企业只是一种手段,关键是要建立自己的汽车制造体系和研发能力,不能把车放在前面,这就警告说,汽车竞争不仅仅是产品竞争。竞争,也是系统竞争。

问题的症结在于本土化,广州把登车看作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项目,却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建设先进制造业的机会,而上海则把登车看成是一个把握转型产业、把握命运的咽喉,不同的起点导致不同的结果。当每年15万辆的大规模生产能力被无情地淘汰,上汽大众每年20万辆时,都是国内生产,其得失的区别在于其初衷和战略。

正是由于这一教训,广州再次抓住机会,改变了合资伙伴,摒弃了以往的思维,从注重质量和商品实力入手,从一开始就以与世界同步的战略领先于竞争对手,从经济体制的绝地反击开始重新夺回。ALE,注重系统能力建设,紧跟潮流,不落后,从而创造了广州汽车的快速发展。奇迹。因此,有人说灾难和财富就靠它了。但仔细思考,这并不都与反省回到原来的发展之心有关。汽车(闫光明)

待续。本文摘自《中国汽车四十年》,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,严光明、钱磊、王从军主编。作者李树万在媒体工作18年,2004年加入第一财经日报,现为高级记者。本书全文由网通。合安市的汽车阅读者威信的公众号也可以阅读,未经同意不得转载,本文图片均来自互联网。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-2018 奉化在线 http://www.fhhks.com/
网站统计